回本頁頂端按鈕圖

台北市東和禪寺(別院鐘樓、觀音禪堂)

F00000651.jpgF00000652.jpgF00000653.jpgF00000654.jpg

資訊

縣市: 臺北市
類別: 建築
行程日期或期程: 全年
行程地址: 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一段21之33號
行程屬性: ◆文化資產 主管機關:臺北市政府
公告文號:北市文化二字第10130329700號
公告日期:2012/06/05

簡介

市定古蹟 曹洞宗大本山臺灣別院鐘樓、觀音禪堂

一、日治時期曹洞宗大本山臺灣別院
臺灣的佛教並沒有日本那樣各宗派分的這麼清楚,因此許多人也不是很能夠理解。但日本時代所遺留下來的佛寺、禪寺則還是可以看到各宗派的影子。東和禪寺屬於曹洞宗,本名為「曹洞宗大本山別院」。曹洞宗是在鐮倉時代從中國宋朝新傳入日本的禪宗。

曹洞宗由洞山良價創立于唐代中期,經門徒曹山本寂和雲居道膺的發揚而鼎盛,南宋時正覺住持天童寺,倡導“默照禪”,說“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塵垢盡時光始現,心法雙忘性即真”,即主張通過“靜默坐禪”的方式,達到“心塵脫落”之境界。(《宏智廣錄》)長翁如淨繼承正覺法系,於“默照禪”多有發揮,在他住持天童寺期間,入宋僧道元透其門下,回國後創立日本曹洞宗。曹洞宗大本山臺灣別院是日治時期臺灣佛教主要據點,影響深遠,東和禪寺延續曹洞宗大本山佛教精神至今,有歷史見證價值。

二、市定古蹟-曹洞宗兩大本山臺灣別院鐘樓
鐘樓,興建於1930年,外貌狀似城門。興建時位於東和禪寺大殿前,其功能為該寺的迎接殿。後興建青少年育樂中心時,原計劃拆除該鐘樓,在文化人士的爭取下,該鐘樓獲得保存,並成為市定古蹟,如今成為禪寺的南面入口。

三、市定古蹟-觀音禪堂
往鐘樓與青少年育樂中心的左後方走,便是原本的觀音禪堂,現在的東和禪寺。
東和禪寺原為「曹洞宗兩大本山臺灣別院」,其中觀音禪堂為日本寺院內專門建造工臺灣人禮佛的禪堂,建築型式微中軸線對稱的閩南式三合院,日本佛寺建築與閩南式宗教建築併存,深具文化歷史意義。

四、重要文物-地藏菩薩
一進到東和禪寺內,就可以看到昭和六年(1931年)所立的,帶有童顏、面目可親的日式地藏菩薩。日本的地藏菩薩超越了佛教的性格,更被賦予了像大地一般哺育全部生命的力量,以無限大的慈悲心去包含所有苦惱的人們,並且被做為「旅行者與孩子的守護神」。因此日式的地藏菩薩才會常帶有童顏,並且供奉一些給孩子的點心,而信徒也會為衪們織上毛帽,圍上圍兜。

五、東和禪寺曹洞宗兩大本山寺紋
日本除了家有家紋外,寺院也有寺紋,所以當大家在看日本建築或寺院時,可以看它們的logo,就能大約知道這個建築的背景。充滿閩式風格的東和禪寺,還是可以看到曹洞宗別院東和禪寺的寺紋。

曹洞宗於日本有兩大本山,一是寛元二年(一二四四年)創建,位於福井縣永平寺町的永平寺(えいへいじ),一是元亨元年(一三二一年)創建,於明治四十四年(一九一一年)遷移至橫濱市鶴見區的總持寺(そうじじ)。「久我龍膽紋」為永平寺的寺紋。前述回日本創立曹洞宗的道元祖師在鎌倉幕府時代初期,出生於日本京都,俗姓村上源氏,財團法人臺北市東和禪寺默照禪係村上天皇之九世孫,內大臣久我通親之子,母親為貴族名門松殿基房之女。他在鎌倉武士波多野義重等人的贊助下,於一二四六年興建完成『永平寺』,道元在永平寺說法度眾,前後十年,接化門人甚多,大振曹洞宗風[4]。因此永平寺的寺紋便使用道元祖師原本久我家的龍膽紋。

另一個則是總持寺的寺紋-「五七桐紋」。所謂五七之桐,乃是紋章上花苞數(下方為桐葉)左右各為五個,而中間的則有七個。順道一提的是「五七の桐」也是「日本國政府紋章」,是僅次於「菊の御紋」(菊之御紋)的紋章。在內閣總理大臣使用的相關物品上可見。為何能使用如此高階的紋章,據聞乃是第九十六代後醍醐天皇賜予曹洞宗四祖瑩山禪師(宗派內稱為太祖,對曹洞宗的推廣有極大貢獻)。

abortion pill abortion pill abortion pill
abortion illegal anti abortion quotes abortion clinics atlanta ga
naltrexone heroin naltrexone and alcohol buy low dose naltrexone
who can prescribe naltrexone naltrexone shot low dose naltrexone and ulcerative colitis

本景點圖文內容係由各直轄市、縣市政府提供